常识坊-常识网,生活小常识,生活小窍门,生活百科!

网站地图 问答网

常识坊

sm文章

sm文章

2021-07-12 >>编辑:常识坊整理

十九岁的SM爱好者 性虐是高风险行为,稍有不慎就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在中国,SM爱好者是一个地下群体。 大我七岁的张木瑞跪在地上,脊背挺得笔直,白净光洁的后背仿佛在嘲笑我的犹豫。啪!皮鞭快速地落在他的后背,划出一道细长的红痕,随之而起的是一声隐忍的闷哼。我看到新世界的大门在缓缓敞开。原来,还有如此令人身心愉悦的方式。我是一个SM爱好者,有针对男性群体的暴力倾向以及难以遏制的控制欲。 小时候

一、十九岁的SM爱好者
      性虐是高风险行为,稍有不慎就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在中国,SM爱好者是一个地下群体。

      大我七岁的张木瑞跪在地上,脊背挺得笔直,白净光洁的后背仿佛在嘲笑我的犹豫。“啪!——”皮鞭快速地落在他的后背,划出一道细长的红痕,随之而起的是一声隐忍的闷哼。我看到新世界的大门在缓缓敞开。原来,还有如此令人身心愉悦的方式。我是一个SM爱好者,有针对男性群体的暴力倾向以及难以遏制的控制欲。

      小时候我总是幻想着把现实中所有的玩伴都缩成娃娃大小,关在一个盒子里,控制他们的行为与思想。后来电视里开始播放古装电视剧,吸引我的都是大牢里面刑讯逼供的画面,把不管是正义还是邪恶的犯人绑起来用鞭子抽或者上烙铁。我每次看到这样的镜头就移不开眼,有时候大脑会突然兴奋,手心会出汗,会有想上厕所的感觉。

      印象最深的是《天龙八部》里面的游坦之,当他看到阿紫裸露出来的脚时会忍不住上前亲吻。他顺从、崇拜她,将她奉为自己的女神。为了阿紫,他放弃了家仇与尊严。在她双目失明的时候,游坦之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眼睛给了她,被鞭打至昏迷后还在盼望着下一场鞭打,只为能够见到阿紫,最后为她付出性命。

      在电视上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我也希望能遇到这么一个男性,不管我怎么虐待他,他都心甘情愿地爱我,对我像狗对主人一样忠诚。后来,我把QQ签名改为“我不是阿紫,但是我想要一个游坦之”。但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爱我的男性,哪怕是我的父亲。

      父母自我三岁就开始打离婚官司,三年后才完成了所有的分割。从那时起直至小学毕业,我都未曾见过我父亲一面。即使我们住在同一个城市,相距不过几千米。偶尔看到其他小姑娘被父亲捧在手心里疼的样子,我也不会表现出羡慕,因为怕伤了母亲的心。母亲心情不好时会找出判决书,一条一条给我念父亲分到的东西,然后语气平淡地告诉我:“你爸他什么都想要,唯独不要你。” 

      我并不觉得伤心,因为没有拥有也就不会有期望,没有期望就不会失望。直到小升初的时候,父亲又突然找上门来,希望能够认回我这个女儿。大概是因为我小学成绩好,又当主持人又参加奥赛,在小城市里出了名。而他后来也谈了对象,一直没有孩子。

      父亲说这些年不管不问是他不对,以后肯定会按时给抚养费,希望以后能在周末时接我过去。母亲这边同意了他们的说法,姥姥走进房间,小声对我说:“以后你就过去,朝你爸他们要钱。”于是,我开始了每周一次的乞讨。 

      初一的时候,母亲开的音像店倒闭了,她便把我送我到父亲那儿要学费。家门是敞开的,屋子里混着汗脚和老烟枪嗓子眼儿里发出的那种难闻气味,麻将声哗啦哗啦夹杂几声咒骂。 我站在父亲身边说出母亲教给我的话,但他的眼睛一秒都没有离开过麻将桌,嗤笑着:“没钱交学费?那还上啥学,别上了呗!……还要生活费,吃饭吃不起啦?那你就别吃啊,饿着呗!”在输牌的那把,他一把推开站在旁边不肯走的我说:“打麻将时来要钱,晦气!”

      我像个木桩一样立在牌桌边上,反应过来,一出门就委屈得哭了。从那之后,我便放弃了对男性示弱这个选项。哪儿也不能去,只能回姥姥家。我从七岁就开始住在那里,姥姥对我这个外孙女一直很好,那个家没有大表哥该多好。 我住进姥姥家的时候,大表哥已经念到初中。那时他住在自己家,偶尔周末会来姥姥家。 

      打我记事起就不喜欢大表哥,他总会偷拿我的零花钱,偷吃我攒下的零食。只要他进我的房间,我都会丢失一些东西。哭也不顶用,姥姥只会让我在他来之前收好自己的东西,姥爷在他走后给我一些零花钱作为弥补。 有一天,他翻出我攒的零花钱,去小店买零食,回来还当着我的面吃光了。他问我:“你想不想报仇?”他关上房间门,对正穿着紧身裤跳舞的我说:“你坐在我脸上,我就喘不过气了,难受死了,你敢不敢?”他躺在地板上,指着自己的脸,满是挑衅。“当然敢。”我毫不示弱地说道。

      我坐到他的脸上,直到他挣扎着快要无法呼吸时,才把身体从他脸上移开。每次看着他被闷红了脸,甚至浑身颤抖,我便认为自己已经成功报复了他。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之后他总要独自在厕所里待那么久。 

      这样的事情在三年里还发生过许多次,直到他去了别的城市念职高。 小的时候不以为然。到我读高中的时候,教室里经常传阅带有黄色片段的言情小说,手机也开始有浏览网页的功能。那时我了解到性,才知道小时候大表哥让我做的事到底是什么。 父亲让我对男性失望,大表哥让我开始憎恨男性,他让我觉得所有男生接近我都或多或少有着令人作呕的目的。

      这种情绪一直跟随着我,平时不会有什么,在我压力大情绪控制能力弱的时候,它就会像大树一样从我身体里拔地而起。 高中的时候,学习压力太大,我第一次开始幻想属于我的游坦之。他总能在我无助的时候,及时出现在脑子里,卑微地匍匐着。而我则掌握着生杀大权,稍有不如意就对他施予各种刑罚。每次幻想我都会暗自攥紧手,就好像真的握着一只鞭子。

      摊开手,只有汗,没有游坦之,我就这样压抑着。直到大学,我因为学习压力太大,在从图书馆回来宿舍的路上,踹扁了一个垃圾桶。那时候,垃圾桶变成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是父亲,是表哥,是任何使我憎恶的男性。损坏完公物的我逃回宿舍,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 

      时隔半月,辅导员找到了我,我对垃圾箱拳打脚踢的情景被监控录了下来。她没有让我赔偿垃圾桶的钱,只非常隐蔽地建议我去学校的心理咨询室。 当时我确实需要知道自己是否患有心理上的疾病,以及越来越明显的暴力倾向到底要怎么遏制。可惜这位咨询师很不专业,在我讲述的过程中,她竟然哭了出来。她向我道歉,说自己去年刚刚生下一个女儿,听我讲述时想到了自己的女儿所以情难自已。 

      咨询师并没有产生什么帮助,我只能靠自己。从小就是这样,父母也好,姥姥和姥爷也好,能给我的帮助都极少。我从校图书馆借了几本书来阅读,从弗洛伊德到李银河。随着不断深入的了解,我知道了渴望施虐与被虐的人已经多到组成了一个圈子,而我,只是其中之一。

      这些人大都有着正常的家庭、工作、生活,隐藏着自己独特的喜好,在圈子里寻觅合适的玩伴来宣泄另类的情感与欲望。有人喜欢施予,也有人喜欢承受,有人喜欢精神上被羞辱,有人想要忠心的奴仆,有人想被管理一切行为举止,有人想放弃行为思考以狗的身份生活。 

      命运使然,我遇见了渴望被捆绑住用鞭子抽的张木瑞,那年我十九岁。 圈子里承受的一方统称为“M”,施予的一方为“S”。给男性施予疼痛这个行为可以为我提供心理和生理上的快感,可在当时,我并不想和任何人有性行为或边缘性行为。 思虑再三后我在论坛上发布了一个标题为“新手学生女S寻男M”的帖子,为了减少风险,节省筛选的时间,我详细写下自己的需求与禁忌,还留下了自己为此申请的小号作为联系方式。 

       帖子发布后的两天内,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上百人向我发送了信息。这种情形下,我想找到合适的人就要和每一个人详细沟通,实在是件耗时耗力的事情。这个时候,我收到了张木瑞发来的长达千字的自我介绍,里面写了他对圈子的理解,对不同角色的认知,对肉体疼痛带来快感的渴求,以及他在建立关系后能做到的内容。他不卑不亢又认真负责的态度吸引了我,我给他回复了差不多同样长的内容。

      M双方互相建立信任的过程并不容易,我和张木瑞在网上交流了几个月之后,才在公共咖啡厅第一次见面。我们没有谈任何关于SM的话题,像朋友一样谈论彼此的爱好,生活习惯,过往经历。 张木瑞的人生看上去很完美。父母都是高知,从小到大顺风顺水,一路迈进国内前三的大学,毕业后直接进了央企,不到两年就升到了管理层。他受虐欲望的部分原因是童年时期父母对他的冷暴力,他的父母从来不会对他施加肉体上的暴力惩罚,只会冷眼对他,在任何他没有取得第一名的时候。 

      我们见面的次数逐渐增多,一起吃饭看电影,一起游泳。在我泳技生疏的阶段,他总是在我身后两米,和我保持同样的速度加以保护。每次见面结束,张木瑞都会送我回学校,他车技平稳,从不抢道争速,同他为人处事方式一般。 慢慢的,我对他完全放下了戒心。认识一年后,我和张木瑞真正开始体验。 我们为初次体验做了充分的准备,消过毒的工具,替换的衣物,约定好的安全词,以及最重要的信任。 

      当鞭子第一次落到他身上时,我怔住了,他隐忍疼痛的感觉使我想起从小就希望得到的游坦之。我本能地重复抽打他的背,直到上面印满了纵横交错的鞭打痕迹。施予鞭打的人需要技术,既要能使M得到强烈的痛感,又要避开脊柱、肋骨、脏腑这样有可能造成内伤的位置。在后来的过程中,我有过失手的时候。那是我工作一年后发生的事。那段时间我和张木瑞工作上的压力都很大,急需这个方式来发泄情绪。又是新换的一条散鞭,位置没有掌握好,鞭子恰好落在他身体的一个敏感部位,他瞬间蜷作一团。 

      我想立即结束,但张木瑞缓了一会儿后要求继续,他希望我能够尽兴。结束后我问他为什么,他只说:“我信你。” 张木瑞与之前在我生命中出现的男人们完全不同,和他保持关系的四年里从未见过他不平静的样子。我们很有默契,从不踏入对方的生活,保持着良好的频率与安全私密的关系,直到他结婚前一周,我提出结束。

      当我重新开始寻找合适的对象,却发现圈里的环境已经不再单纯:酒托饭托打着SM的名头进来诈骗,不少男性为了寻找刺激欺骗小姑娘们的肉体,单纯为赚钱,以SM为职业的女性也堂而皇之的存在。再也不会有一个会写千字自我介绍,肯用一年的时间培养信任的张木瑞了。而他本人已为人父,从结束关系那天起我们就再未见过。
      也许张木瑞的温柔在一定程度上治愈了我对男性的憎恶,这些年能挑起情绪的事情越来越少。偶尔有需求的时候,我就到健身房里跑一万米挥汗如雨,累到回家倒头就睡。只在一些不经意间会想起,曾有一个温柔的男人跪在身前。有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几年前的张木瑞跪在我的面前,求我用鞭子抽打他。我猛地惊醒,寂静的黑夜里,只听见自己的心脏扑通跳动的声音。(张木瑞为化名)
sm文章
二、我和爱好SM女友的疯狂变装捆绑故事
      我是一名形象设计师,我的女朋友是一个作曲家,我们两个有一个爱好就是SM,也可以说是KB捆绑,我们有很多玩法,比如,变装捆绑。先说,第一次吧!一次休息长假,我们在家没有事作,就说,玩儿什莫阿?她说,我给你化妆吧?我说好,因为,咱们本身就有一幅好身材,长得也像女孩子,很有资本。她说咱们要是玩儿就昨完美一点,先去买一点东西。我们买回了一些假&&胸,假&阴&道,还有脱毛腊,等一些东西。

      买回来后,我先去洗澡,然后,给我的腋下,大腿,脸上,还有下面,都涂上脱毛腊,等了半小时左右,全部冲掉,我一看傻了,皮肤特别好,我女朋友说了真有感觉。下面就是给我把假&阴&&道戴上,是穿的那种里面一个小的导尿管,可以小便,后面是开的,是接近皮肤的颜色,然后再用,特护的胶水粘上,下面就是假胸部了也是穿的和内衣有一点像,也用胶水粘上。

      这些弄完以后,下一步就是,修眉,和化妆了,我老婆的化妆技术不错一会儿就全部搞定了。我的头发本来就长所以是天生的不用带假发。我老婆让我张开嘴在牙的下面给我按了一个变声器,现在我连说话都是女生了,现在再看镜子里的我就是一个果体的美女。

      我老婆开玩笑的和我说,现在就想干我,我说讨厌,这一说不要紧女孩子的声音我自己一听都吓一跳,而且,这个假胸部是智能的我老婆还老摸我,包括下面也是智能的,弄得我特难受。也不知道为什莫,吃晚饭以后我就一点力气也没有,老婆一说,因为给我加了点软劲药,这样我就没她力气大了,我一听气死了不过没办法了,已经这样了。

      身体都弄好了,就该准备配衣服了,我可是学形象设计的,我老婆的眼光也不错,我老婆问我,你相穿什莫衣服啊?我说,听你的吧!她说,好!她帮我穿上一身真丝的内衣是透明的那种,然后,是黑色吊带袜,这样,一看我是楚楚动人阿。现在是外衣了,她给我了一身女佣装。因为,经常玩儿SM,所以,这些东西是不能少的。最重要的是,女孩子的,高跟鞋拉。她看着我坏笑,我说你乐什莫呢?她说你马上就知道了。

      原来拿出了一双10寸的漆皮黑色高跟鞋。让我穿上,我一试觉得小但是可以穿上,她说,没事,就得小一点才带的上脚。可我觉得她肯定有别的意思,但是不知道是什莫!现在,我在镜子面前再看我自己,本来就很瘦在穿上黑斯袜腿型,身材,更加完美。就是一个标准的SM女佣。

      全都收拾完了,就该捆绑了,她带我走到楼梯前,我忘了说了,我家是富室,有一个二楼,为了方便我们玩儿KB,设计了很多有利于玩儿的东西,一会儿,就会知道了。我是喜欢,被严密的窒息的捆绑,就是,把我捆的一动都不能动,还把嘴和鼻子眼睛都蒙上,那样,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这些,我就不用和我老婆说了,因为,她都知道的。现在,她就开始捆绑我了,她,让我先坐下,把双手放到后面,用一根长一点的绳子,套在后脖子上面再从腋下绕道胸的上面再绕回去,再和上臂捆在一起,再从腋下中间的空隙饶几圈捆死,这样,上臂就不会动了。

      在拿一根绳子,从中间的空隙拉下来和刚才一样,但是,这回要先绕到前面打一个结和胸上面的绳子系在一起,就可以了,这样上臂还有小臂就一动都不能动了,接下来,就是手腕了,她,让我双手合十,横向缠几圈,竖着再缠几圈,最后,大个死结,还剩下的一段绳子和我的小腰捆在一起,和捆大小臂一样的要再从中间竖着捆几圈,再打结系死。

      现在,从前面看我就是没有胳膊的美女了,这样,还会显得胸部丰满。然后,老婆,再从手的地方拉下一根绳子,给我结结实实的穿了一个丁字裤,弄得,我下面,更难受了,这还没完,她又用一根绳子,和丁字裤相连,再大腿根横着捆完了又竖着捆,再打结系死。

      以此类推,捆到脚腕和脚掌,捆脚掌时一定要把绳子捆到高跟鞋根的地方和脚腕相连,这样在挣扎时高跟鞋就不会掉了。到这时,我已经受不了了。这还没完呢!她说,怕我自己解开,又让我把拳头握紧,用胶带把每个手缠紧,再把两只手缠在一起,说这才放心,大家说,还用这样吗?

      下面,就该,是堵嘴和蒙眼了,我喜欢用丝袜和内裤做堵嘴的东西,因为丝袜在嘴里的感觉很好,就算把嘴都塞满,也不会影响呼吸,我老婆给我拿了一个圆形的口衔,这样,我的小嘴就完全被撑开,时间久了,口水就会止不住的往下流了。

      然后,她走到装脏衣服的铜里,拿出了一堆脏丝袜和内裤,和我说,这会让你永远记住我的味道,这可是我留了很久的哦!她先拿两条真丝的内裤往我嘴里塞,我一闻,天,有一股潮味儿和腥味儿,我现在只能啊啊的叫着。老婆把内裤塞进嘴里后,又拿了两条连裤丝袜使劲的塞进去,记住要先赛两边,最后,又用一条黑色的连裤袜,把中间的地方塞进留出的空隙,用袜筒把我的小嘴一圈一圈的捆好。为了让我的叫声更小,她又用一条裤袜多缠了一圈,这时我只能恩恩的叫了。

      我前面和大家说过我喜欢窒息捆绑,下面就是关键,小鼻子,一定要用丝袜,不会太影响呼吸,又能让恩恩声音没有,我老婆先用两只短的丝袜分别把我的两个鼻孔塞好,尽量的塞满,为了完全塞到鼻孔的里面,她拿了一根筷子,一点一点的塞紧,然后,再用连裤袜,一圈一圈的捆紧,连续,捆了两条,最后,再用两条后一点的长袜分别把嘴,鼻子再捆上。

      这时,我已经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而确,现在嘴里是怪味,鼻子里闻的全是我老婆的脚臭味,我可知道了我老婆一定是早想好了,眼睛就不用说了,用一条黑色的长丝绸捆好,记住一定要,捆紧,因为,在挣扎时,会掉的。现在,我已经被全部捆绑好了。
sm文章
三、SM,越让我觉得安全
      “你相信吗,只有这样的关系会让我觉得安全。”这是一个女孩子跟我说过的话,她所提到的“这样的关系”,是她和她相恋三年多的男朋友之间的感情生活。在她说出这句话之前两天,因为她和几个男同事拼车回家被男友发现,男友和她大吵一架,最后对她动了手——事实上,这样的严重肢体冲突,在他们两个之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种陷入到近乎于沼泽一般的关系的女生我见过很多,她们无法挣脱这样关系的原因也不尽相同——或者缺乏勇气,或者纠结于沉没成本,或者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但我从这次对话之后开始明白了,原来这样恶劣的恋爱关系,竟然会给一部分女生带来依赖感乃至“安全感”。我曾经试图在情感中给很多女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我给过怯懦的女孩子勇气,给过迷惑的女孩子方向,给过徘徊的女孩子力量。但对这些沉溺于痛苦关系中的女生,我一度感受到了深刻的无力。这个世界上会有人迷恋痛苦吗?

      有一种性偏好叫做“SM”,是一种把性爱和“痛苦”捆绑在一起的性游戏,施虐的一方会对受虐的一方施加疼痛,束缚和控制,并且双方都会从这种关系中获得快感。除过痛苦和恐惧本身就会带来与性爱相类似的肾上腺素之外,还有一层原因在于,渴望被虐待的一方,通过交出对自己的主控权,来获得一种不需要对当下负责的轻松感。他们把自己完全交给了另一个人,并且承受随之而来的一切后果,以获得一刻短暂的解脱和彻底的依赖。在一部关于SM的电影中,女主角每天在日本这样一个高压社会中过着非常规律也非常压抑的生活。

      想要对她施虐的男人说,我可以让你成为不那么无聊的人。在这一刻,她心动了。有人说,受虐者的快感来源,在于他们放弃了自己的自由,达到对无法忍受的孤独和无能为力的一种逃避。这也体现在那些充斥着伤害的恋爱中。开头提到的那个女孩子说,让她觉得无法脱身的,是那个男人对她极致的关注感。“他不愿意我接触其他人,他也无法控制当我逃脱他掌控的时候他爆发的情绪。我认为这是爱,也相信这是爱。”

     就像灼伤你的火焰也能够温暖你一样,那些恋爱关系里的伤害,也往往(至少是曾经)意味着关注和亲密但她们忽视的问题是,真实的虐待关系和SM游戏最大的区别是“可控性”。在SM游戏中,有一个概念叫做“安全词”,当受虐的一方说出安全词的时候,施虐的一方必须无条件地停下当下的所有行为——这个约定能够最大限度地避免在这一过程中造成的不可逆伤害。

      但是真实的虐待关系里是没有安全词的,你无法决定下一次伤害什么时候会到来,会对你造成什么样不可估计的后果,也无法决定在什么样的前提下能够让它停止。在真实的爱情关系里,更多的时候这一切不仅不会停止,还会随着你的纵容和默许而变本加厉。当你放弃对自己的控制权时,一切就会真正地失控。无论你想要从这段关系里获得什么,至少这个结果一定不是你想要的。

      我还有听过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每个人所做出的每个选择,都是自己所认为的,当下的最优选。我以前对这句话是存疑的,因为我见过很多人都有过“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的经历,就像很多陷入糟糕恋爱关系的女孩子,她们当中的很多人条件都不错,如果认真去抉择,本可以收获幸福得多的感情。

      但是她们几乎都对我说过同一句话,“他是我最好的选择了”。现在我明白了一点——这句话的关键词,在于“自己所认为”。而相当一部分人对自己的认知所存在的偏差,很可能超出旁人的想象。

      有一种病叫做“体象障碍”,病患大多数为女性,她们会对自己的身体认知出现严重的偏差。在旁人的眼中,这些姑娘都很漂亮且身材窈窕,但是她们所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却是千疮百孔丑陋臃肿的,为了让自己变得好看一点,她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改变自己,许多在饮食上出现失调的患者都会同时伴有体象障碍,这二者相辅相成,交替摧残着女孩子们的身心。低自尊的、对自己评价过低的女孩,就是灵魂上的“体象障碍”者。她们所看到的自己,和真实的自己存在难以估量的差异。

      这些低自尊的女孩子认为,“像我这样的人,只能拥有这样的感情”。中国女性的低自尊程度在全球范围内都是比较严重的——不够漂亮会让她们自卑,与生俱来的性吸引力太高会让她们自卑,家庭条件不好会让她们自卑,有过性经历会让她们自卑,大龄未婚也会让她们自卑……

      还有一部分精于操控女孩子感情的男人特别擅长利用女孩子的低自尊,用“打压”的方式对待她们,反复向她们强调,她们这么糟糕,根本不配追求更好的感情和生活。但事实上,即使改变一个人的自我评价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因为“不够好”就“不能拥有更好的感情”本身也是完全没有任何逻辑的——真正对自己负责任的选择是,正是因为自己的现状不尽如人意,才更应当迸发出改变的动力,而必不可少的步骤,就是从一段会伤害你的关系里脱身。

      “不够好”的自己是可以改变的,“不够好”的感情也是可以逃离的。过完一生的方式有很多种,你没有必要一定要选择固步自封。

目录

一、十九岁的SM爱好者
二、我和爱好SM女友的疯狂变装捆绑故事
三、SM,越让我觉得安全
相关文章